進公司滿四個月了,如果當初就不抱希望為何仍會覺得失望呢?
一個年近三十的朋友說,工作就只是,把自己的生命切成一段一段,換取金錢。
聽起來可悲,但似乎又像如此。
我從小就對老師敬而遠之,更討厭小孩子,四個月前的我從面試拿合約到簽約經過快三個星期的時間才完成,
我一邊找朋友討論合約,一邊一天趕四場工作面試,這裡,是我最後的選擇,在之前,我還放棄了兩個已經錄取我的工作。
進公司時有人跟我說:總之妳把所有的狀況都想到最糟糕,那這兩年妳就會比較好過!剛開始我不覺得應該這麼悲觀,
直到我心裡出現好多的疑問:
不是說會先受訓兩個月嗎?為什麼在我進部門三天就通知我要上戰場?(好吧,早點磨練早點進入狀況)
不是來教書的嗎?為什麼我覺得自己比較像安親班老師?(好吧,以後如果沒教了還可以去安親班應徵)
勞退新制意願書不是必須要有勞方親筆簽名嗎?為什麼我一個字都沒看到就可以幫我自動決定?(好吧,反正不要想要領那筆錢)
不是說八個人才會開班嗎?為什麼我要跑到大老遠去上四個人五個人的班?為什麼我的每班班級人數平均還不到六人?(好吧,反正要領一陣好久的固定薪水)
不是說很快就可以滿班的嗎?為什麼滿班的老師屈指可數?(好吧,誰叫現在景氣差小孩越生越少)
不是說這個工作可以養家的嗎?為什麼我卻要因為前兩個月只有領車馬費而去辦現金卡過日子?(我真的是被"養家"兩字打動才來的)
不是來當老師的嗎?為什麼開會時所有的老師只能像南陽街裡的重考生排排坐?(好吧,提醒我不要自暴自棄用暴飲暴食發洩)
我更想知道的是,換時段的園所如果是我可以的時段為什麼不給我呢?說是因為要先給資深老師滿班那為何最後是給比我資淺的呢?(好吧,可能是我太差被嫌棄)
不是說會考慮老師住的地域範圍那為何要我一星期跑兩次淡水呢?我住的台北市大同區在淡水隔壁嗎?(好吧,我的地理比較爛)
不是說老師可以不用再當搬運工嗎?為何園所不出錢又要請老師帶?為何退貨也要老師拿不動就分批拿?(好吧,嫌我手臂粗來練臂力)
不是說老師只負責教學為何還要用下班時間用自己的電話打給家長呢?(好吧,要當好老師除了要騙小鬼也要會學會應付出錢的大人)


也許有人會覺得我的疑問有些情緒,但此刻的我是非常平靜的,我知道當初沒有人逼我簽合約,我也知道成人的世界就是如此,
可是有沒有可能讓人一起努力讓這個環境可以更好呢?沒有一個工作是十全十美的,那能不能期許至少不要重蹈覆轍呢?
四個月了,這個工作帶給我的,有吃飯時間不正常,有一次感冒發燒要看三次醫生,有好的同事,有異於常人的上班時間,有貼心學生給我的教師節卡片,
有自以為是的死小孩驕傲的臭臉,有冷淡家長不想跟我浪費時間,有我從來都不曾有,也不知道該不該有的對教育的期待,
但最近的我厭倦了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怡菁說的沒錯,接受不代表認同,所以我只能接受,然後安靜的抗議,我想比以前更安靜。

於是,在大多數台北人都準備要狂歡的星期五夜晚,剛下課的我拖著身心俱疲的身軀,坐在回家的捷運裡,讓自己完全放空。
然而,從捷運轉公車回家時,我突然羨慕起車上許多陌生年輕人談笑的神情,下車後走回家的路上,
扛著重達5.8公斤東西的我,總覺得走路時的自己腰桿怎樣都無法挺直。

我厭倦了這樣的無能為力,我討厭這樣無能為力的自己。但我也只能無能為力的繼續相信,希望明天可以更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IRE830 的頭像
CLAIRE830

CLAIRE的自言自語

CLAIRE8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