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大學放榜一個月後,我因為父親生病住院在醫院待了一個禮拜。
當時的我二十歲,沒有辦法像其他準大學新鮮人一樣瘋狂慶祝,期待大學生活的到來。
我必須哭著請求當年被父親趕出家門的大弟到醫院跟我換班讓我得以上陽明山註冊,
在晚上九點半就幾乎一片死疾的醫院拿著手機撥打我當時戀著的人的電話,只希望聽見他的聲音讓我轉移些許注意,還有不要覺得那麼孤單。

五年後的我因為父親舊疾復發,我再度又住進了醫院一星期。很可笑的,對於醫院的路線我竟依然熟悉。
現在的我二十五歲,我看著醫院的看護阿姨像照顧自己親人一樣對待我父親,
我看著沒想到會出現的大弟寧願對陌生人客套寒暄也不願多碰觸我父親身體一些,
我不忍責備,大弟因為第一天陪我到醫院延後工作的報到最後卻丟了工作,我很自責。
我想著當了我二十三年的二弟此刻不接電話避不見面,另一邊的畫面卻是當初我父親怒吼著叫二弟搬出去的臉。
我知道,誰也怪不了誰。

有個和我只有兩面之緣的男人說要來醫院跟我換班讓我回家梳洗,他的心意卻讓我感到膽怯。
男人要我把自己介紹給他,但說真的現在的我沒有把握可以和誰在一起。
雖然我承認我真的很孤單。
我有四,五天幾乎沒睡,偶有空閒的時候只能用報紙打發時間,
意外的在報上看到以前補習班的一個女學生參加了她大學舉辦的校花比賽,
那是個很漂亮,家裡很有錢,很公主的女生,
青春,好像應該像她那樣才對。青春,不應該浸在醫院的藥水味裡。我的青春,卻幾乎全消耗在工作上。

這次,我想感謝一些人,也看清了一些人,其實我很討厭自己身上背負著的一大堆責任,
它們常常重得我喘不過氣來,我從不覺得自己孝順,也不覺得自己應該孝順,
我想放下所有一切遠走高飛,可是總有股巨大的力量緊緊的拉住我,
我再怎麼努力都無法掙脫。

我真的很累,我的心,亦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IRE830 的頭像
CLAIRE830

CLAIRE的自言自語

CLAIRE8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