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個上課的班,對於這間園所有特別的情感,
不過星期四去上暑期課程,我卻在那邊發飆了。

話說我開始講故事沒多久,有個五年級男生小鬼就因為同學對他的嘲笑而眼露兇光,口出惡言,
小鬼嗆聲說:你再講就給我試試看!(但在我看來其實同學的嘲笑並沒有那麼的嚴重,玩笑成分居多)
這小鬼我去年暑假帶過,一個還算聰明的小子,但他對同學的耍流氓態度我實在看不下去,
於是我停止講故事,開始對他"曉以大義",告訴他他的態度不對,當我在唸他的時候,
剛剛嘲笑他的兩個同學卻開始哈哈大笑,我馬上回過頭問他們: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
大概過了五分鐘,我發下課本要小孩自己先行寫造句,我則在白板上寫上題目並舉例說明。
造句題目是:如果~~~這算是~~~
想不到,班上卻有個女生在她的課本上寫著:

如果一個老師只是隨便罵人,不上課,這算是一位好老師嗎?

當下,我不是火上來,而是整個人冷掉。
我叫她擦掉重寫,後來要求她把剛剛的句子唸給全班聽,但是她卻坐在位子上,靜靜的寫新的句子,
不發一語。
我問她:你是要在這邊自己唸出來,還是要到教室前面唸給全班聽?她動也不動。
我和她耗了許久,我就站在她面前,看她什麼時候才要開口。 我問她:你覺得我剛剛罵那個男生有錯嗎?她搖頭,開始哭了。
我又問她:那你覺得我上個星期罵另外一個人不對嗎?我有亂罵嗎?她又搖頭,眼淚更多了。

馬的!那你在課本上寫那句話是在靠夭什麼?

我回到教室前面把整件事的前因後果告訴全班,這些小孩根本沒權利上課,
他們連做人基本的尊重別人和自愛都不懂,上課有什麼用?
我每週一大早睡眼惺忪從南勢角坐40分鐘的捷運到北投去幫他們上課,他們以為我很閒嗎?他們以為我很輕鬆嗎?
他們以為老師罵人很好玩嗎?他們以為我喜歡罵人嗎?

馬的,老是遇到自以為是的小鬼!家長寵上天,不知道在自負什麼,安親班又怕失去學生捨不得管,
那天園所老師還跟我說他們很重視小孩的常規,
屁!這就是他們重視常規之後的成果!

那個寫造句的女生還是我平時作文班的學生,上個星期我還頒了獎學金給她,
不懂得尊重別人的人算是啥好學生?考100分了不起?老娘國小月考六科都考一百分的時候妳還不知道在哪裡?

那天下課我把整個狀況告訴安親老師之外,也馬上打電話給那個女學生的家長,
但想不到她媽媽聽到女兒偉大的造句也只是笑笑的說:是唷!她那樣寫唷? 這就是現在的家長!

我跟全班說:你們不喜歡我,可以連署簽名跟主任說把我換掉!

我沒差!真的!反正再怎樣我就是只能領三萬!

沒人教你們態度,我來教,沒人敢罵你們,我來罵,

我不適合當老師,因為我沒辦法違背自己的良心包容他們的一切。

我不適合當老師,因為當我真心希望他們好而責罵他們的時候在他們的眼睛裡我看不到反省。

上課氣氛是你們給的,不是我給的,我本來就不想當老師,更不知道怎樣才是一位好老師。 我只知道把你們當朋友,你們有些人卻只把我當成屁,我只知道你們要糖果要得理所當然, 寫作文卻像要你們的命一樣!作文課不寫作文,不然是要來算數學嗎?不想學就說一聲, 你老大不想上課我還不想教你!

我從小學生教到國中,高中高職生,不同年齡層的小孩都帶過了, 但我唯一的感想就是真不知道那些父母在幹嘛?生了又不教,教了也沒教好。
小孩到底是你生的還是我生的?你們以為老師是神嗎?你們的兒子女兒都已經被你教育成那樣了, 我多久才跟他們見一次面?我能教他們多少東西?。

從大學開始當老師帶學生到現在,我只能說, 教育的目的就是讓人看清我們的教育有多失敗, 那些所謂的八年級生,那些我們期待的國家未來主人翁, 就是我們年老以後所要依靠的棟樑?!

我們不用害怕以後大陸到底會不會打過來,因為所有人的未來,也許都會毀在那些死小鬼的手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IRE830 的頭像
CLAIRE830

CLAIRE的自言自語

CLAIRE8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