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日晚上,你停止呼吸,急救了半小時,我把你送進了台大醫院的加護病房。
有人告訴我是已經往生的弟弟不忍我繼續受苦,他要把你帶走。
又或許是你決定聽我母親的建議,找到你想離開的時間。
但又可能是我連日來的崩潰埋怨和詛咒,你終於也聽懂了願意成全我。
此時此刻你還是在加護病房,
離開這個世界或變成植物人,醫生說你只有兩條路。

這是我第一次為你寫的文章,我想告訴你因為你我學會了原諒。
就好像我可以原諒你的兩位親弟弟我的叔叔聽見你的事情可以無動於衷也無能為力,
就好像我可以原諒你沒有給我一個完整的家,
就好像我可以原諒你誤了我多年的青春。
欠你的,我是不是該還完了?
如同我對小弟說,我們一起送你走完這一程,了結此生恩怨,來世不再相欠。

原來,儘管我是如此恨你但還是可以為你流淚。
原來,就算這一天到來我依然有勇氣可以面對。
我不知道你選擇的結果是什麼,
可是如果你願意成全我讓我解脫,
我也會向上天祈禱,
請祂給你一個最好的結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IRE830 的頭像
CLAIRE830

CLAIRE的自言自語

CLAIRE8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